師大附中高 106 班班史

2016-11-22 20:08

省立/國立 臺灣師範大學附屬中學高中一六班紀

鎏金歲月

 

附中高一○六班,應該說是「省立臺灣師範大學附屬中學高中一○六班」,是民國五十一年八月成立,民國五十四年七月畢業的班次。

為什麼稱之為高一○六班?據說是於民國三十六年「省立臺灣師範學院附屬中學」開辦時,就決定以數字編班,從第一班開始延年益壽;由於創校先賢的睿智,使得高一○六班不像其他學校成為什麼第幾學年度或第幾屆的甲班或公班之類的。附中的編班方式,不但是中華民國教育史學上的異數,且也使學長姐弟妹於見面時即執兄友弟恭之禮,這種制度所形成的校友倫理,絕對值得幾篇教育專業的碩、博士論文大大申論。

在曾為高一○六班眾多學生中,其於高中三個學年度中的前兩年,有於五十一年考入或保送的,有因對附中懷有留戀的浪漫而自前屆加入的,也有因繫帶浪漫的流連而轉進次屆的;及至高三時,學校為因應當年大專聯考分組考試制度及輔導不同志趣學生,把高一○○班及高一○四班列為乙、丙組教學班,將該兩班學生編列到同屆其他各班,因此就有十來位高一○○班、高一○四班同學增添了高一○六班的寬廣與深厚;而高一○六班亦有十來位選修乙、丙組的同學收拾書包轉出,不過他們總是念茲在茲地溜回,一起再幹些有的沒的好事歹事。因此,如要在畢業後四十年後數算曾在高一○六班進德修業過的切確人數,其難度真是不如不算,當然也就是「不計其數」。

高一○六班班友們,就像附中其他一千多班次的學長姐弟妹一樣,都曾因同窗砌磋而擁享共同的美好回憶。高一○六班班史上值得大書的,是全面性的愛好運動,許多同學只要有挪得出時間,那怕是下課短短的十分鐘,就會奔向操場勞動筋骨一番;高二那年學校舉辦第十七屆校運,班上有人主張不妨在個人項目上多多報名,反正臨陣棄權又不會被記過,於是有志之士便躍躍一試,經在校慶日激烈競技一天,成績出乎意料的優異,再依各項所得名次並以班次論積分,居然得到田賽冠軍、徑賽冠軍、田徑賽總冠軍、足球班際賽亞軍及大隊接力第六名等多項大獎;LDT只因常為抄捷徑用竹竿躍越瑠公圳回家就報名撐高跳,也拿個金牌,難免在陶醉一陣後就一生陶醉。高三那年的第十八屆校運,大夥圍著班長舉行御前會議,有論本班成就既已驚豔校園,且悉有見賢思齊的友班正在磨拳擦掌,理當服膺「禪讓」的古訓,乃決定不再積極參與;讀聖賢書,所學何事,惟力行爾!

高一○六班儘管體育表現優越,但難以彌補學業成績不甚特出的缺憾,若干同學們在校風高度自由的氛圍下有意無意間強化了青春的叛逆,對任教老師其中之幾位很有意見;也有一些深覺慚愧,因畢業當年聯考甲、乙、丙組三組狀元居然沒有一個出自曾經讀過高一○六班的。HK數年前某日漫遊洛杉磯阿罕布拉市(Alhambra)的Valley大街時,偶見教數學的高一導師管綸老師帶著兒孫們買肉干,立即衝進店內搶著付錢,並把束修恭謹呈奉,管老師在知悉HK的數學曾經考到不能再退步(零分),不禁莞爾而笑;她大概想能夠「尊師不重道」也算難能可貴。

未嘗輕浮枉少年是顛撲不破的真理;附中校風就是讓真理充分實踐。此或因當年在附中任教的老師有些是出身於1949年大陸易幟以前的北京大學或北京師範大學,帶進兩校自由的校風;再加上附中校長大多由臺灣師範大學教授借調擔任,這些教授校長自然而然地就把附中學生當成師大學生來對待;因此融會大學生應有的自主管理即成附中學生的必修。在如此的校園氛圍中,附中師長樂見學生逾矩不遠的活潑與頑皮,有時還強行寵護,而職司學生風紀的教官們亦配合這種「欣賞重於寬容、寬容重於處罰」理念,視「微罪不舉」為當然;附中校務因而政通人和,蒸蒸日上。

高一○六班同學是成長在電影「西城故事」(The West Side Story)大時代,(該片在當時因描述紐約青少年幫派活動而遭到禁映,其主題曲為Tonight);但當時即有班上同學半公開地辦個舞會,牽著半哄半騙而來的女生,踩著開舞曲「田納西華爾滋」(Tennessee Waltz)的節奏,進入他校學生可能是十幾年以後才開始有的兩性社交生活;或者到撞球場打桿彈子,或者一起到三重埔看場警察不在才有的精彩與清涼;這些「課外活動」在當時依全國性的校規是該記大過的;高一○六班同學之中有無役不與者,但未聞曾遭處份。

猶記高二讀化學時,老師認為不作實驗等於白唸;班上同學以師命不可違,乃著手配製火藥並填之於硬紙筒內後,即在走廊向天際發射,結果此枚「火箭」可能是方向舵沒黏妥,未能如願一飛沖天,卻以超低空迴轉轟進鄰棟的訓導處,被濃煙嗆到的教官立刻衝出查緝膽敢大鬧閻王殿的小鬼,終以發射施作不當係屬學藝不精而無關訓導事項,未予處份;蓋成功的學習難免歷經嘗試與錯誤的過程。另足球隊長CIF在某場由體育老師擔任裁判的關鍵晉級賽中,因不滿老師的判決激烈抗議,裁判老師僅示以紅牌諭令出場,亦未再送辦議處;蓋運動的歸運動,訓導的歸訓導。

該再加一筆的,CST班友極具藝術天份,臉頰上的青春痘透露些少年維特式的煩惱;他在先後代表學校參加兩次校外活動,(一是前往臺北火車站歡迎國軍英雄及政士,二是前往大直協助居民整理環境衛生)更顯憂鬱,原來是被由北二女派出參加同樣活動的10128大眼女孩所傾倒,此事驚動同學熱鬧投入,得悉女孩姓蔡,每天沿著新生南路騎單車上下學,乃有尾隨至她泰順街家者。班上LCF後在政大與女孩就讀同一學系,曾以此事相詢,據稱女孩甜美默認,那份羞澀比起當下時興的坦胸露背要神秘得多,此段戀情當然沒有結論。女孩今恐或已為人祖母,倘知還有附中高一○六班班友記念她,不妨寫入家譜傳誦子孫。  

高一○六班班友們在驪歌高唱後各奔前程,最初幾年間除了個別連繫外,從沒有同學會聚會,LSQ拒絕忍受這種不堪的情況,乃於民國六十年代初期首先發難,旋獲熱烈響應,班友會於是成立並定期聚敘。茲有鑒於任何謝絕配偶參加的團體必定夭壽,所以恭請班友夫人並減半費用;嫂子們亦樂於蒞臨瞭解,且對活動之正當性深表嘉勉;由此可知附中學生對枕邊細語兩性關係的充分理解。近兩年旅居洛杉磯及休士頓的班友開始展開較密集的聚會,經賦稱為美西及美南分會,並責成繼續加強班友連繫及尋訪失聯班友等任務。

班友們在國內外各行業經過三、數十年的掙扎與打拼,多擔任企業主管、工程師、醫師、牙醫師、教師(授)、公務員、將軍、船長等,大體上都能忝為社會的中堅。大伙兒隨著年歲日高而退休隱然逼近時,赫然發現:人在老的時候,真的要靠回憶,尤其是溫馨的回憶才能愉快的活下去;所以近年回歸參與的班友越來越多。班友們現在已經不在意過去誰的學歷高、誰的事業大,如果真的無聊到一定要比些什麼,那就看誰的病歷薄。

早在三十年前,高一○六班班友們在聚敘時,即深感「今日我們以附中為榮、明日附中以我們為榮」的理念應有一定之實戰力,決定設立「高中一○六班校友獎學金」回饋母校;同時為求此一措施能夠天長地久,乃議訂辦法,當起草同學朗讀辦法初稿「我高一○六班同學茲為感念母校培育教誨之恩···」一段時,眾人神情之肅穆莊嚴猶如總統宣誓就職那般。獎助學金事宜現委交兩個兒子也是附中畢業的LCC全權辦理,經費來源先是自由樂捐,後改採餐費之強制盈餘,即每次聚會收一千元,但餐費儘量壓低到一定要有適量餘款,近又承美西及美南兩分會班友承諾每年至少各捐美金五十元,獎助學金基金稍見充實。高一○六班班友會獎學金迄今已請母校協助連續發出三十餘年,成為母校也許是全國第一個捐贈獎助學金之班友會;歷年來獲獎的學弟妹約有一百九十餘人受贈。班友會或許會在班友儘將老朽凋謝而受贈學弟妹日正當中之際,商請成立「高中一○六班校友獎學金受贈人聯誼會」,期盼愛校精神能永垂不朽。

數年前欣逢母校歡慶六十週年,我高一○六班班友會謹此恭祝 母校校運昌隆,惟恐秀才人情淡了些,所以決定把獎助學金額自新台幣三千元加增為至少六千元,另為鼓勵學弟妹於求學期間即當重視外語能力,俾適應於日後職能國際化之需求,將通過全民英檢中級(含複試)及托福考試等列為申請資格之一。[1]

高一○六班學生擁有上、下屆學長姐與學弟妹享受不到的幸運與尊榮,那就是與附中同壽;(同期的還有高九十八至一○五班及實驗十九至二十四班);因大部份班友是三十五、六年次的,因此也會在九十六年四月前後之一年內紛紛歡度六十大壽。諸多班友們又為求自賀之花甲家慶得與校慶相得益彰,議定多設一名獎學金,指定贈予與高一○六班相差一千班之高一一○六班的學生。(經母校甄選頒予洪亘屏學妹)

我高一○六班班友們於回首前塵之中,謹願誠摯申謝母校:從附中所得的不只是張證書而已,而是令人稱羨而又歷久彌新的氣質。

 

 

 



 本文原題為林英剛的鎏金歲月,曾刊載於附中野史2非杜撰的城堡,2007年4月13日,頁26~33;現略作修改。

 請參閱「省立/國立 臺灣師範大學附屬中學高106班校友獎學金申請辦法」。

 

聯絡我們